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

张若昀婚礼刚结束 张若昀父子与华策被曝陷经济纠纷

来源:娱乐综合     时间:2019-07-08 15:06:16

2018年11月,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给出了裁定书,实施了申请方的财产冻结要求。就在张若昀婚礼当天,这份裁定书被人爆出。

原标题:张若昀与华策陷纠纷:6000万资产被冻结、《霍去病》等剧播出堪忧

图片来源:张若昀官微

图片来源:张若昀官微

近日,张若昀、唐艺昕大婚、蜜月旅行的相关消息不断登上微博热搜,一部分网友祝福的同时,另一部分网友却吃起了瓜。就在张若昀大婚当日,张若昀与父亲张健6000万财产被冻结的消息引发了网友的关注。

2018年4月,华策影视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,请求冻结被申请人浙江南北湖梦都影业有限公司、张若昀、张健价值6009.5万元的资产,2018年11月,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给出了裁定书,实施了申请方的财产冻结要求。就在张若昀婚礼当天,这份裁定书被人爆出。

据悉,此次财产冻结,或因张健在拍摄《霍去病》时向华策影视借款,未按期归还所致。

其实,除了与华策相关的这笔欠款外,张健的另一家公司大昀影视还涉及梦舟股份2.7亿的巨额欠款,可谓负债累累。

张若昀自出道以来,便与父亲张健深度捆绑,不仅出演了父亲执导的多部剧集,经纪约也签在父亲的公司。

有知情人士曾向镜像娱乐透露,张若昀可能通过其父张健与华策影视签下了经纪约,但后来产生纠纷,似乎要走上法律程序。

未来,张健能否走出欠款等纠纷泥潭,除了要看自己未来几部剧集的销售情况外,与张若昀的市场表现也密切相关。

6000万资产被冻 张若昀与华策或有经纪约纠纷

根据天眼查上南北湖梦都影业的企业变更信息来看,张健本为该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,2015年12月,张健退出高管层,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由张若昀接任。2017年1月,张若昀又退出了高管层,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了王化。

华策影视发起财产保全申请后,梦都影业曾向法院请求确认仲裁协议无效,但因理由不成立,被法院驳回。

据搜狐娱乐报道,有知情人士透露,此次张健向华策影视借款事件中,张若昀为连带责任保证人,若张健不能归还欠款,张若昀便要“为父还债”,所以此次张若昀的财产才会被冻结。

此次借款涉及的项目《霍去病》,由梦舟影业、浙江优盛、梦都影业、捷成世纪、华策影视等联合出品,今年的香港国际影视展上,《霍去病》还出现在了华策的重点推荐项目中。

2017年年初,微博博主@青春小说影视剧透社、晋江论坛、新华网等多方爆料华策影视与张若昀签订了战略合作,将在今后三年开展深度合作。除《霍去病》外,华策的《长歌行》《四十成年礼》《极道少女养成记》都曾被爆出已敲定张若昀主演。

2004年,张若昀通过《海的誓言》迈入了演艺圈,但此后一直不温不火,直到2016年《九州天空城》《麻雀》《法医秦明》等剧播出后才开始真正意义上走红。华策影视2017年前后与张若昀签订合作,无疑也是看中了他的上升势头。

不过,从豆瓣信息来看,张若昀目前待播的剧集仅《霍去病》《庆余年》《麻雀2之惊蛰》《暴风骤雨》,并无《长歌行》《四十成年礼》《极道少女养成记》三部剧集。

从华策影视2018年年报来看,《长歌行》将于2019年H2开机,但《四十成年礼》《极道少女养成记》两部剧并未被提及。

此次欠款纠纷涉及的另一份裁定书中提及,梦都影业、华策以及张健共同签署了《合作协议》,约定演员张若昀参演华策公司四项电视剧,但双方在履行期间出现了纠纷。有知情人士曾向镜像娱乐(ID:jingxiangyule)透露,张若昀可能通过其父张健与华策影视签下了经纪约,但后来产生纠纷,似乎要走上法律程序。

张健公司背债2.7亿 涉及包括华策在内的4起诉讼

除了华策影视的欠款外,张健名下公司大昀影视还背负着上市公司梦舟股份2.7亿的欠款。

2015年,前身为鑫科材料的上市公司梦舟股份收购了西安梦舟影视全部股权,走上了影视业、铜加工业双体系道路。西安梦舟影视,正是张健持股的公司,以张健当时持股比例计算,其在并购中获得了5.859亿元现金。

作为《新雪豹》《黑狐》等剧的导演、制片人,张健无疑是西安梦舟的核心资产。收购西安梦舟时,鑫科材料不仅与其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,要求西安梦舟2014年-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、1.4亿元、1.94亿元,还要求张健自2015年6月起继续在西安梦舟及下属公司任职六十个月,以此达到深度绑定。

被收购后,西安梦舟如约完成了对赌协议,鑫科材料也在2017年改名“梦舟股份”,可见对西安梦舟的重视程度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,西安梦舟作价4.2亿元卖掉了《霍去病》70%的权益及约定的相关权益,实现了1.95亿的利润,才完成了业绩对赌承诺。

据悉,梦舟股份选择当时卖掉《霍去病》,除了驳斥市场关于“西安梦舟不产生实际效益”的传言,证明自身转型的成功,也是为了快速回笼资金,收购好莱坞影视公司。

但依靠西安梦舟将业绩扭亏为盈的的梦舟股份,或许并未料到前者的“衰败”如此之快。业绩对赌期结束后,西安梦舟的业绩便开始下滑,2017年净利润跌幅达50%,2018年全年亏损更是达4.77亿。

成为上市公司业绩拖累业绩后,梦舟股份2018年4月把西安梦舟价值1.96亿元的资产转让给了嘉兴梦舟,同年6月,嘉兴梦舟被出售给大昀影视,这正是张健持股90%的公司。也就是说,西安梦舟的主要经营性资产,兜兜转转又被张健“回收”了。

梦舟股份公告显示,旗下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梦舟应收大昀影视转让款3835.09万元、嘉兴梦舟股利分红款3917.98万元,西安梦舟应收嘉兴梦舟资产转让款人民币1.96亿元,合计2.689亿。不过至今,这笔款项仍未收回。

双方今年4月签订的还款承诺书显示,嘉兴梦舟将在收到《灰雁》、《白浪红尘》和《铁血军团》等首笔款后将剩余款项支付至西安梦舟,直至还清全部款项。预计2019年还款金额不低于41800万元,2020年还清所有欠款。

不过,目前已制作完成、待发行的《灰雁》显示待播时间为2022年,其早于2015年便已经开机,积压时间较长下能否卖上好价仍是问题。此外,其余两部当下尚在拍摄过程中,如此来看,张健想要在2020年还清2.7亿欠款,恐怕难度不小。

此外,今年4月底,梦舟股份公告表示西安梦舟涉及了4起诉讼,被华策影视和上海景叹文化起诉,共追款895万元。4起诉讼涉及的项目和金额分别为:2011年《对阵》101万结算款、2010年《黑狐》19万结算款、2012年《风影》146万投资款、2012年《苍狼》717万结算款。

虽然全资收购西安梦舟后,该公司的相关债务也转移给了梦舟股份,不过,因梦舟股份后又将西安梦舟的主要经营性资产转移给了张健,那么张健及团队,或许有可能要为西安梦舟这895万元的欠款负部分责任。

张若昀人气下滑 《霍去病》《庆余年》成“翻身”关键

虽然《霍去病》70%的权益及约定的相关权益已经被西安梦舟卖出,但这部剧的播出情况,对张健和张若昀父子而言依然至关重要。

《法医秦明》播出时,张若昀的热度一段时间内直线上升,但《法医秦明》之后,张若昀的《冲天火》《爱情进化论》等作品票房、收视率都较为不振。娱乐圈更新迭代速度如此之快下,新晋小生自然层出不穷,近一两年,张若昀渐渐被邓伦、朱一龙、肖战等甩在了背后。艾漫明星商业价值显示,张若昀排列265位,与一线小生差距显著。

婚礼热度再空前,在新闻时刻产生的娱乐圈都是转瞬即逝的,对张若昀来说,想要重拾《法医秦明》时期的热度,还是要看此后主演的《霍去病》《庆余年》两部剧的表现。这两部剧均是大投资、大制作,但如今“限怘令”下市场形势不明,两部剧至今也未定下播出时间,其中《霍去病》还涉嫌歪曲历史,尤为棘手。

《霍去病》去年放出片花后,便被不少网友“手撕”。剧中将原本生在传奇家庭的霍去病改为边塞“草根”,与多名女子有感情线等均被指偏离真实历史。此外,张健在采访中提及将霍去病改为“草根”,是因为张若昀认为“天生战神”的故事不能令自己信服,张若昀在采访中表示霍去病是“杀人犯大脑”等言论,也让不少网友对张若昀颇有微词。

虽然《霍去病》官方后来进行了辟谣,认为这些质疑仅是网友根据片花展开的推测而已,但如果剧集播出后确实出现大量与历史不符合、甚至歪曲历史的地方,那《霍去病》很有可能会面临被观众“讨伐”的局面。

关于历史正剧的创作,不少观众还是持不能“戏说”的态度,《巴清传》因篡改历史被网友群起抵制就是前车之鉴。《霍去病》如果涉及原则问题,那影响的不止是导演张健的口碑,或许还有主演张若昀的观众缘和好感度。

此外,根据广电总局备案信息显示,《霍去病》2016年开机时显示的集数为70集,但在2017年底公示的时候集数便变为了92集,要知道,讲述汉武帝一生的《大汉天子》三部合计才121集。《霍去病》如此长度,不乏注水嫌疑,届时或许也会成为另外一个“槽点”。

至于《庆余年》,该剧改编自猫腻的同名小说,原著曾在《2017猫片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》中位列76位。原著光环加持,且有陈道明、吴刚、于荣光等老戏骨作配的《庆余年》能否成就张若昀,还是要看成片质量。成,则就如同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之于易烊千玺一般,不成,对张若昀而言便又失去了一次机会。

从出道至今,张若昀一直便与父亲张健以及父亲的公司深度绑定,如果张若昀能在幕前稳定住自己的市场影响力以及咖位,对幕后的父亲张健而言无疑是一份助力。如若不然,对于负债累累且近几年没有高口碑、高热度作品产出的张健来说,便是雪上加霜。

相关文章

热点图集